• 集团(股份)网站


老牛和小牛


发布日期:2021-10-25 信息来源:第四分局 作者:佘小倩 字号:[ ] 分享

老牛并不老,也就五十刚出头,小牛也并不小,还有几年就到了而立之年,老牛为人和善,见谁都是笑呵呵的,唯独见了小牛,一脸严肃,小牛对老师傅都是毕恭毕敬的,只有见到老牛,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只因为,老牛的父亲,小牛喊爷爷,而小牛的爸爸就是老牛。

自从小牛工作以来,虽说和老牛都是一个单位的,但是没在一个工地,而且从小就是留守儿童的小牛,对爸爸的印象总是停留在春节老牛回家,那张笑眯眯的脸,和暑假去看爸爸的时候,那总是匆匆忙忙的背影,至于平时的爸爸是怎么样的,小牛是不知道的,在小牛的世界里,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妈妈就够了,老牛只是一个称呼,而老牛对小牛的成长,除了平日里那一张张奖状,就剩下每次团聚时的那些合影了,看着照片里的小牛,从抱着,牵着,慢慢的比自己还高了,老牛感慨到:这孩子真是让风吹大的,我觉得还没几年呢,就比我还高了,真的长大了。

这次,老牛作为现场施工的骨干被调动到了新工地,没想到才到没几天,小牛又作为技术骨干也调过来了,这下,一年只能见面两个月的父子两个,开始了天天相互折磨的日子。

老牛在工地上,习惯了下班和几个老友晕几杯,顺便吹吹牛想想家,可小牛总是在他最尽兴的时候跑去说:我妈不是不让你老喝酒吗?对身体不好。几次下来老友都不来了,老牛一个人喝着也没意思,渐渐地,酒喝的少了,而小牛的日子也不好过,联网游戏是小牛的最爱,耳机一带上,小牛的世界里就没有了时间,每次在最关键的时候,隔壁的老牛就敲响了板房的墙:都几点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明天还上不上班了。最后小牛索性耳机也不带了,闹铃也定上了,到时间就下线了,省的老牛天天敲墙了。

这对最熟悉也最陌生的父子俩,慢慢地适应彼此的生活。有的时候老牛会对小牛说:你怎么一转眼就么大了,我还没看够呢!小牛一个白眼翻过去:我是我妈一天一天带大的,我妈都看够了;有时候小牛正在炫耀刚收到的快递,老牛就板着脸说:在工地上穿穿工作服就行了,别乱花钱,省下来攒着回家花;有时候小牛会给老牛买点老牛最喜欢的猪耳朵,老牛嘴上说着:又乱花钱,应该攒着钱回家花,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可是脸上却喜滋滋的;偶尔的老牛会扔给小牛一个袋子,里面是小牛想了很久却舍不得买的,小牛不像老牛,他总是一把搂住老牛的脖子,高兴地喊道:老牛,你真好;有时候喝完酒的老牛对老友说:我真的对不起我媳妇,这么多年了,她一个人既要照顾小的长大,还要照顾老的养老,我呢,什么也不管,这孩子也大了,老人也长寿,可她呢,唉,我媳妇真的不容易;小牛有时候在视频的时候总是说:老妈,我想你了,我想吃你做的可乐鸡翅,想喝你做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汤,你放心,有我在,你的老牛我会照顾好的。

老牛依旧每天在风里雨里的在现场穿梭,小牛也还是每天对着图纸,对着电脑忙碌,只是他们都知道,千里之外有他们共同牵挂的人,一个是媳妇,一个是老妈,那个人在哪里,哪里就是老牛和小牛的家。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