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团(股份)网站


千里行——记水电三局中老铁路项目部经理刘千里


发布日期:2021-12-10 信息来源:第二分局 作者:彭永清 字号:[ ] 分享

千里行不行?

五年前,刘千里是在这样的疑问中,担任水电三局中老铁路项目部负责人的。

毕竟,中老铁路是“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旗舰项目,也是水电三局首次参加海外铁路建设,而当年的刘千里刚30出头,铁路建设也只是短暂地参加过大西客专的施工,经验不足,履历浅,行吗?


开进原始森林

2016年10月,刘千里奉命赶赴老挝古城琅勃拉邦,工地距离古城80多公里,到项目以后,他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极目眺望,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漫无边际、荒无人烟、杳无音信,森林里还不时传出猛禽异兽咆哮声。

刘千里说:“无人区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这深山密林中还有许多未爆炸物,这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为了能尽快具备施工生产条件,他通过各种渠道,联系上了老挝国防部进行排雷。结果,在施工区域共排出了10余枚炸弹。看着三四十厘米长的炸弹,刘千里后背直冒冷汗。

排雷的工作结束后,安营扎寨是首要工作,通路通水通电也是必备条件。安营扎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开辟便道,刘千里冒着毒蛇、黑熊、地雷、土匪等危险,毅然住到了无人区深处,搭起几间勉强能遮风避雨的简陋板房,就开始修筑便道。

“老挝属于热带雨林气候,植被茂密,地形陡峭,经常下雨,为了节约成本,我们拿着指南针在深山里面勘探,寻找最优路线。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终于找到了最佳线路”刘千里说。线路找到了,紧接着就开始修建便道。挖土机、装载机开道,员工在后面拿着铁锹修整,几个月后,便道开始一条一条显现,像一条条丝带缠绕在崇山峻岭中。“我们有一次修路被一条河拦住了,就在河边砍了几棵大树,搭在两端供人来回行走。有的地方要架桥,需要用到水泥,因为当时路还没修好,你想用汽车把水泥运进去是不可能的,我们到山上把竹子砍下来,用竹子搭地槽,下面挖基坑,用摩托车一包一包的把水泥拖进去,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小半年,路总算修通了”。

道路的问题解决后,刘千里立即联系了琅勃拉邦电力公司为项目部接通了电源,供前期的生活生产用电。但电力容量不足,不能满足工地全面开工后的电力需求。前期森村隧道等控制工程区域只能靠发电机,成本巨大而且保障性差,后来联系琅勃拉邦电力公司,同时邀请国内电力方面专家跟业主、设计、咨询一同到现场考察并商定了“建一座115KV变22KV的变电站”,彻底解决了无人区内的控制工程的施工用电问题。

苦心人,天不负,在刘千里的的努力和领导下项目部实现了“五通一平”:通水、通电、通路、通讯、通网、平整场地。当夜幕降临,看着远山深处灯火通明的营地和蜿蜒盘旋的便道,刘千里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了。

我是党员我先上

“我们为45公里的铁路项目修了167公里的便道,在中老铁路干了五年,修了五年的便道”刘千里说。

2018年,老挝遭遇“百年一遇”暴雨,项目部前期修建完成的便道60%以上全部瘫痪。从老挝交通“大动脉”13公路到项目部主营地有10公里的距离,作为项目部与外界联系的“主干道”,坡陡弯急,最高坡度达到了18%,加上暴雨的冲刷,让本来就坑坑洼洼的路面更加寸步难行。生活、物资运输车辆三天两头陷在泥浆里。“在那段时间,晚上12点以后,接的最多的电话就是拖车”刘千里说。

作为项目负责人,刘千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旦道路被冲毁,工地就会形成一个“孤岛”,别说是修铁路,就是职工的生命安全都面临威胁。刘千里立即召开专题会,组建“便道维修班”,修建排水沟,对全线线路进行保养、硬化。同时采取“二十四小时带班制度”,提前准备挖机、装载机等救援车辆,随时待命,保障物资的正常运输。

“项目经理就是现场的排头兵”,这是刘千里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明白施工现场情况瞬息万变,管理者必须深入一线与大家共同研究,及时解决问题。他通过周密的现场勘查,对四个分部的人力、物资、机械设备等资源都进行了科学合理的配置,做到人尽其责、物尽其用。

2019年是中老铁路线下土建工程决战决胜年,相嫩三号贯通仪式在即,隧道进度却严重滞后,现场工序循环不畅,单工序用时长,效率不高。老中公司、电建指挥部及公司领导非常着急,每天关注过问相嫩三号隧道的进展情况,要求项目部领导到现场督导。当时有的同志心里纠结,吃住都在工地现场,条件艰苦,有畏难情绪。“我是党员我先上”话音刚落,刘千里就戴上安全帽,穿好反光背心,提着手电筒,急急忙忙赶往相嫩三号隧道进口。为了找到症结所在,他深入作业面,在近40度的高温隧道里,连续12小时紧盯工作面,吃饭也只是在洞外简单扒拉几口,从钻孔开挖到爆破出渣,再到喷锚支护和仰拱开挖,发现装载机和自卸车要在距离掌子面近一百米的避车洞进行避车,挖机和装载机没有在工作面错车,风带长度未紧邻掌子面,造成出渣过程中挖机排出的烟和热量吹向掌子面,使得掌子面工人无法作业。洞内的高温让人大汗淋漓,在里面作业的工人甚至脱了衣服干活,刘千里满身是汗,但还是坚持看完了全工序作业过程,亲眼发现了工序衔接不畅、风带布置不合理等问题。等他出洞时已全身湿透,像刚从水里出来一样。

“困难面前有党员,党员面前无困难”。在刘千里的带领下,相嫩三号隧道提前贯通,贯通仪式在中老两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擦亮了中国电建在老挝的“金字招牌”,进一步扩大了企业的知名度。

曾有一件事情让笔者久久难忘,那是2019年12月份的事情,全线最长隧道森村二号隧道计划于12月27日举行贯通仪式,届时,中老两国政府领导及中外媒体将齐聚水电三局中老铁路项目部,共同参与见证隧道贯通这一伟大时刻。可就在全部工作准备完毕之际,工作人员急急忙忙的向刘千里汇报:“背景展板用不了了,色差太严重了”。刘千里霎时脸色凝重,眼看第二天就要举行仪式,这可如何是好?

经过再三询问,琅勃拉邦的广告公司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制作出来。刘千里急忙联系了公司位于老挝博利坎塞省的南屯1水电站的同事,让他们制作一块背景展板,此时距离贯通仪式已不足12小时。为了争取时间和避免司机疲劳驾驶,刘千里又紧急联系老挝办事处的负责人和位于万荣的兄弟单位负责人,通过南屯1水电站送到万象,再由万象的车辆送到万荣,最后由万荣的车辆直接将展板运到项目贯通仪式现场。“我永远记得12月27日那个日子,前一晚上我整晚上没睡觉,心里一直在念叨背景展板,600多公里的路程,通过紧张的三次汽车“接力”才顺利将背景展板及时送到现场。想想真是既惊险又刺激!”刘千里笑着对笔者说。

凌晨五点,背景展板终于运到了项目现场,贯通仪式也得以正常进行。鲜红色的象征着中老两国友谊的背景展板矗立在森村二号隧道洞口,现场礼炮齐鸣,彩带飞舞,人声鼎沸,仿佛在为刘千里和一千余名中老铁路建设者们喝彩。


亏欠女儿的太多了

2017年8月,中老铁路项目如火如荼的建设着,当时正值雨季,又是项目的开局之年,全线56个工作面“全面开花”,施工时间宝贵,现场协调工作千头万绪。

而就在这时,他的爱人从国内打来电话,让他赶紧回去给大女儿迁户口。原来,他的女儿户口在河南老家,没有户口就不能在郑州入学,而他因为工作繁忙,女儿迁转户口的事情一直拖着。

电话的另一头,媳妇抱怨说:“工地离开你就转不了了?你女儿的事情你都不关心,这个家你还要吗?”此时距离办理入学报名截止日期已不足三天。刘千里陷入了两难境地,一边是项目刚开工,工期非常紧张,一边是女儿开学在即……

第二天,他乘飞机飞回昆明。刚到昆明,却被机场工作人员告知昆明到郑州的航班延误5小时。此时的他像热锅上的蚂蚁,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等到他回到家已是凌晨五点半,天已大亮,心急如焚的他洗了把脸,就带着资料直冲政府办事大厅办理户口。办完户口后,又紧急赶往学校办理入学手续,工作人员边办边念叨:你们可真能沉住气,踩着最后一天的点来办!如果再来晚半天的话,你女儿今年就入不了学了。

“我在办完户口后的第二天凌晨就返回了工地,在国内前前后后待了不到24小时。平时亏欠女儿太多了,这次短暂回国,就是不想留太多遗憾”刘千里说。

“在中老铁路的五年,我母亲住了两次院,我都没能及时回去照顾,心里很愧疚。一次是阑尾炎发作,住院做了阑尾炎切除手术。一次是得了脑梗住院,一度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还好有家人的照料,手术很顺利,恢复的也很好,也让我对家人们更感激”。从刘千里的讲述中,笔者感受到了他作为丈夫、父亲、儿子三重身份的责任和担当。

造福当地村民

在老挝,刘千里还有一个称号叫“刘校长”。他是项目部承建的“老挝籍培训学校校长”。“来到老挝后的第一个月,看到了我们工程管段附近村民生活条件较差,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我当时就想着成立一个学校,‘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与渔’,教授他们工作技能,给他们发工资,改善一下他们的生活水平”刘千里说。

2017年12月16日,老挝籍培训学校建成,培训内容有钢筋工、电焊工、混凝土工、木工施工等关键工种,学校采用带薪培训(每个月20万老币)方式鼓励附近村民参加培训,先后培训了一千余名学员,掌握了技能的当地村民就在项目上就业,大大改善了附近村民的生活水平。

2018年10月20日,在老挝籍培训学校成立近一年之际,中央电视台CCTV-9频道摄制组到学校进行拍摄宣传,让澳门金沙官网_首页网站的中国观众更近距离的感受到“一带一路”下中国人的智慧与担当。

除了修建学校,刘千里还组织项目部驻地医生定期到管段附近村庄免费为村民义诊巡诊,为他们去除陈年旧疾,同时还免费为他们修建道路,修建蓄水池,拉通电源,改善生活水平。“现在老挝政府颁发给我们的荣誉证书,项目部荣誉室快放不下了”中老铁路办公室人员笑着向笔者说。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中老铁路将于2021年12月3日通车,这天正好也是老挝的国庆节,很期待能坐上首发列车从万象到昆明”刘千里说。

五年的艰辛磨练,对他的质疑声早已消散。

千里,行!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