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团(股份)网站


清风微醺看荷来


发布日期:2020-07-30 信息来源:基地管理中心 作者:林会玲 字号:[ ] 分享

没有哪一种花,有那么多的别名;没有哪一种花,有那么多的用途;也没有哪一种花,被那么多的文人墨客赋诗吟诵;更没有哪一种花,被赋予了诸多生活哲理和人生智慧,有着玄妙的禅机禅意。只有荷花,唯有荷花。

荷花又名莲花、芙蓉、芙蕖、菡萏;可食用、药用,莲藕可烹饪成美味佳肴,藕粉和莲子银耳汤都是极好地饮食佳品;莲梗、莲瓣儿、莲子、莲心、莲房、藕节,无一不可入药。

最勾人魂魄、最让人心驰神往的的还是娇艳妩媚、婀婀多姿的荷花。从“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荷花初绽,到“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繁密茂胜;从“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的绝世芳颜,到“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的气韵风姿;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的韵味悠长,到“风含翠篠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的诗意之美,再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之美。荷花以她娇妍、品格、意像之美,扎根于淤泥之上,在风雨中娉婷而立、阳光下兀自开放、唐诗宋词里摇曳生姿、秋风冬雪中默然静守。

荷花年年开,看荷的人年年来。今年看荷,又有了新去处。沣东荷苑,慕名而来。水里、岸上,一片片、一簇簇,满是荷花。荷在水中开,人在岸上走。这里的荷花品种繁多,已成规模。有舞妃莲、小碗莲、千瓣莲……花瓣层层叠叠,数也数不清;有深粉、浅粉、乳白、嫩黄,绚丽夺目、姿态万千,让人目不暇接;有刚露出水面打着朵儿的;有半开的、盛开的;有开到荼蘼而露出莲蓬的;还有已经凋落,只剩下莲蓬的……她们或三三两两地蓬在一起,或高高低低地傲然独立。还引得鸟儿、蜜蜂翩跹飞来,鱼儿、野鸭畅游水中。众荷喧哗,游人如织。不期而遇的油纸伞,在荷花丛中露出一角的画舫、凉亭,木舟、竹筏,竹林、茅舍。人们赏荷观荷拍荷画荷咏荷,怎一个欢喜了得?!

看荷于我,不问季节,不问时间。清晨,赶着去看荷(莲)。一个个花蕾,沐着朝露、迎着朝霞,伸展着腰枝,或婷婷地立在水面,或袅袅地依在叶边,荷叶上还晃动着晶莹透明的露珠,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馨香。月白风清的夜晚来荷塘,也曾学着朱自清先生,在荷塘旁背着手踱着,默默吟诵着《荷塘月色》。一个人在这柔和的月下,让心慢慢沉静下来。

 雨天的午后,撑看一把伞,伫立在荷塘边。突来的风雨,荷叶颤颤地,挣扎着,挺起腰脊,迎接风雨的洗礼。朵朵荷花,被繁密的雨点,打得左右摇摆时,它们旁边的荷叶慢慢地倾斜下来,正覆盖在荷花上面,像一位温柔慈祥的母亲张开她的双臂,敞开绿色宽大的大襟,紧紧地搂着一塘芬芳,像护着摇篮里一张张粉嫩的笑脸!雨落在荷叶上,开始水珠朝着中心滴溜溜地滚动,很快凝聚成一个水晶球,晶亮通透,珠玉滚动,落入池中。待雨小些后,在一抹烟雨中,在一缕清风里,在一片涟漪上,静静赏荷。雨过天朗,荷叶轻摇,更加风雅。那绿叶丛中万点红,娇姿欲滴,缕缕清香,洗人耳目。

待到秋至,风微凉时,再来看荷,已是满池残荷。荷低下头开启了另一种生命的状态。她褪去色彩、洗尽铅华、散去芬芳。在砭人的冷风中,那破旧的残叶仿佛一面旗帜,顽强地展示着生存的意志,不卑不亢,迎风而立。

我爱荷花,不仅是夏天喧哗的荷花,还有秋天孤傲的残荷,亦或是冬天冷清的枯荷。那是在孕育新的生命,是积累是储备是内敛。残(枯)荷,不是衰败,而是孕育;不是死亡,而是重生!

我还爱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格,我们赞美她的精神、她的风骨。也崇敬那些像荷花一样,洁身自好,严格自律的人。

我愿安静地固守一缕清雅的暗香,亭亭然美好着自己,也为他人传递着徐徐的清芬。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