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团(股份)网站


记忆中的年


发布日期:2021-02-03 信息来源:房地产公司 作者:刘悦 字号:[ ] 分享

年,是中国人特有的传统节日,象征着新春的开始,代表着团圆,是中国人最重视、最隆重的传统节日。作为一名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人,有了童年记忆,刚好是进入了20世纪80年代,小时候,盼望着过年,过“色、香、味”俱全的、热腾腾的新年。

记忆里,小时候的新年是红色的。处处洋溢着喜气洋洋的红,各家各户都贴着红彤彤的福字、对联,还有高高挂起的鲜红的灯笼,最让孩子们动心、挂念的还是那红艳艳的压岁红包,虽然那时的压岁钱不像现在这样多,但就那几元钱也会让当年的我激动一整天。大年初一,只要说了甜甜的祝福的话语,一准能收到长辈们准备好的“大红包”,红扑扑的小脸蛋便再也藏不住喜悦了。还有那红红的鞭炮,也是过年才能买到的。几个要好的伙伴聚到一堆,你5毛、我3毛,凑上一堆零钱买上各种鞭炮,玩的都不想回家。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作为女孩子,心心念念的还有妈妈提前准备好,大年三十晚上仔细折叠好放在床尾的新衣裳,处处都透着年味儿,透着幸福的味道。

记忆中的年是香甜的,喝过腊八粥,离过年就不远了,最难忘的,便是过年前几天家家户户做包子、蒸馒头的喜庆劲儿。小的时候,每到腊月二十几,母亲就忙活开了,把面和好,装在大大的盆里,裹上密不透风的塑料袋儿,再“藏”到暖暖的被窝里慢慢发酵,紧接着去拌馅儿,萝卜羊肉、酸菜豆芽、豆沙……让人看得直流口水。由于那时没有用于发面的安琪酵母,母亲都是到邻居家要来“老面”,用于发面。发好的面需要兑入适量的碱面,中和味道,母亲就会揪起一小坨面放在炉子上烧一下,再让我帮她尝一下还酸不酸。最初由于没有掌握好兑入的量,经常是兑了一遍又一遍,来来回回要烧上几次面团,直到合适。面发酵得好,馒头蒸得漂亮,也预示着来年事事顺遂、和和美美。当满屋热气蒸腾,香味飘逸时,一声“包子出笼啦”,我们便开始围着灶台打转了,从午后吃到天黑,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梦中都是香甜的味道。

记忆中的年是快乐的,大年初一穿上母亲给准备好的新衣裳,便要挨家挨户地去给长辈们拜年了,爷爷、奶奶、伯伯、婶婶的叫了个遍,再说上几句祝福的话,就能收到好多零食和红包,一圈下来,双手都捧不过来了,各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但最让我留念和难忘的还是家乡的社火表演。我们陕南的社火规模从几十人到上百人,包括锣鼓手,舞狮、舞龙、采莲船、秧歌、高跷等等。群众燃放爆竹迎接社火队伍,并赠予烟酒等礼物。社火经过之处,爆竹声声,锣鼓喧天,人山人海,气氛热烈。社火中最具表现力的是高台,每个高台均有一个主题。常见的故事情节有三打白骨精,二郎救母等。高台往往由经验丰富的民间艺人指挥建造,即在一个专用的桌子或汽车上,使用钢筋、布料、彩纸等材料做出各种造型,如假山,树木,动物等,然后按其内容把男女儿童装扮成故事中的人物,固定在高台上,少则1人,多者10余人,高可数丈。记得我7岁那年,有幸被选中扮演一个故事中的角色,穿着漂亮的戏服、画上漂亮的妆容,被绑在高高的架子上,虽然一整天不能吃喝,还要被固定在高台上一动不能动,但是内心非常激动,感觉自己过了一把演员瘾。

童年时期的新年,很短、却又很长,记忆里,快乐的时光总是“嗖”地一下便会过去,而年味却是到正月十五元宵节都不会散去,亲戚、朋友,挨家挨户拜过了新年,人仿佛胖了一大圈,却仍意犹未尽……

红红火火、热气腾腾的新年一直在延续,过新年的地方习俗也在代代传承。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些习俗已经有所改变,或被更先进的方式替代。就像2020年的新年,受疫情影响,暂停了串门拜年的脚步,但网上视频拜年、语音拜年让年味丝毫未减,祝福也未因此停滞,大家在新年新岁里,关起门来“守护”平安。2021年的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为巩固来之不易的防疫成果,各地政府呼吁大家“就地过年”,非必要不返乡,全国各大企业也出台了许多激励政策,鼓励员工“就地过年”,并得到了员工们的积极响应。让我们一起“守住”年味,更“守住”新一年的平安幸福!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